咨询电话
0750-6619079
联系我们
0750-6619079
邮箱:
秒速牛牛@126.com
电话:
0750-6619788
传真:
0750-6619788
手机:
13978972599
地址:
广东江门会城双水工业园
iphone周边产品
在那个星期的一些日子里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8-02-22 21:36

  编者按:国外科技巨头们都在聚焦解决智能手机上瘾的问题,不知国内各大厂商奋力厮杀”时间的战场“之余,对于如何定义我们的日渐数字化的生活中的幸福,是否也有相同的思考呢?

  尽管人们将智能手机视作迄今为止最强大的科技产品之一,但他们对于利用智能手机查看社交媒体、阅读网站和玩游戏上瘾问题仍然保持警惕。如今,一些研究已经将长时间使用手机同课堂注意力分散、睡眠不足和抑郁联系在了一起。

  比如我自己可能就有不时拿出手机来查看的强迫症。所以当苹果公司发布iOS 12更新来帮助人们限制他们在iPhone上花费的时间时,我知道我必须亲自体验一下。我也想在一个“低头族”身上测试一下这个功能,比如一个沉迷于手机屏幕的青少年正是这个群体引发了人们对于智能手机的种种忧虑。

  那么问题来了:我自己没有孩子,所以我需要借一个来帮助我进行实验。幸运的是,我的编辑同事很高兴地将她14岁的女儿Sophie推荐给我作为本次实验的“样本”。就这样,在上个月,我借给索菲一台安装了iOS 12 beta版的iPhone X,新系统包含了被称为屏幕时间的功能。该功能将于今年秋天正式发布。我们设置了各自的账户,我扮演“临时”家长的角色,可以利用这个功能为孩子持有的iPhone设定各种时间限制,Sophie则扮演我的孩子。

  开启这一功能是首先会看到简短的初步介绍。这个功能在iPhone的设置中,开启它会显示了一个关于iPhone使用情况的数据看板。你可以查看一天或一周的统计数据,其中包括你花在特定应用程序和手机上的时间。在数据看板下,你还可以为特定的应用程序或特定类型的应用程序设置时间限制,比如社交网络或游戏。当你用一个应用程序超时时,iOS会将你强行退出,并无法继续使用该应用程序。

  在过去的三周里,我研究了我和Sophie使用手机的习惯:Sophie每天花几个小时在Snapchat上和朋友聊天,我则浪费了太多的时间阅读Twitter。在各自确定了消耗我们大量时间的应用程序之后,我在屏幕时间页面中为我们俩都设置了一些时间限制。

  结果是这样的。在第二周,当Sophie试图从手机中退出时,奇怪的事情开始发生了她的身上。周二,当她第一次在Snapchat上耗尽了她的时间之后,她告诉她的母亲,她觉得自己“被触动了”。我开始以为这是一个感到恼怒或愤怒的说法。她后来告诉我,她意识到她会打开手机,然后茫然地盯着Snapchat的图标,以避免在上面使用她的时间限制。

  “这只是我的一个习惯打开手机,然后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她说。“我只是看着屏幕而已。这感觉有点奇怪,所以我尽量不这么做。”

  但最终,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Sophie的每天平均的手机使用时间下降了一半:从第一周的平均每天6个小时下降到第三周的3小时4分钟。我每天平均的手机使用时间则减少了15分钟,达到了3个半小时。尽管我认为我们花在手机上的时间仍然太长,但是Sophie的显著进步让这个“临时”家长感到骄傲,也为自己感到羞愧。

  对于那些越来越担心长期沉迷于智能手机的人来说,这些初步结果应该算作好消息。除了iOS新推出的屏幕时间功能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限制手机使用的方法,例如Moment之类的应用程序,它们有许多与屏幕时间相同的功能。但它们都无法像苹果的新功能一样嵌入到手机的操作系统层面。

  我和Sophie的这一实验在最初遭遇了一些技术问题。因为我们的手机运行的是iOS 12 beta版,这意味它是一个扔在app开发者和早期用户测试下的未完成版本,因此我们遇到了一些重大的软件错误。

  在第一周的大部分时间里,一个软件错误使我无法查看Sophie的屏幕时间统计结果。但苹果在那个周末发布了一个软件补丁之后,她的每周统计数据出现了。数据显示,她在第一周每天平均使用手机6小时7分钟。我还发现,Sophie有时会在午夜过后偷偷地瞥一眼她的iPhone,而那时她应该正在睡觉。

  在我和我的编辑同事分享了这些数据之后,她发了大一堆带有愤怒emoji表情的信息给Sophie指正这些问题。

  与此同时,我自己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周中我每天平均使用手机3小时46分钟。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Twitter的Tweetbot上,还有大块时间则是浪费在玩Zynga扑克上。

  随着屏幕时间功能的正常工作,我为Sophie和我自己都设定了限制。我为她置了30分钟的游戏时间,给社交网络类应用设置了60分钟的限制。为了帮助她入睡,我还打开了把晚上10:30到早上6:30的时段设置成了”停机时间“,这个设置在一定时间内会禁用手机的大部分功能。

  我同样给自己设定了的社交网络应用设置了一小时的时限。我没有为游戏设定任何时间限制,而是选择了将我对Zynga扑克的迷恋扼杀在萌芽状态。删除游戏,并同我在虚拟世界中的亿万富翁梦告别。

  尽管Sophie在最初对于在一小时的时限之后无法使用Snapchat感到生气,但她最终还是喜欢上了这个限制。

  事实上,她要求为更多的应用设置时限。她说她浪费了太多时间在网上阅读文章,所以她要求为Safari增加一个90分钟的时间限制。她还要求我在她刚刚开始的为期一个月的夏令营结束前不要解除所有的那些时间限制。

  我非常愉快地照办了。“我把她抚养管教得很好,”我同我的编辑同事开玩笑道。

  至于我自己,我意识到当我Twitter触发时间限制无法使用之后,我会找到其他方法来保持对手机的专注。我发现自己这是会不断地通过手机查看自己的银行账户,或者是反复地刷新常去的新闻网站。

  Sophie在本周有了显著的进步。而我收效甚微。在这周结束时,她把自己每天平均使用手机的时间压缩到了4小时44分钟,比前一周减少了23%。(我肯定这与她母亲发送的表情符号造成的创伤有关。)

  在那个星期的一些日子里,索菲的手机使用时间比我要短。周二下午,她的屏幕时间下降到2个半小时左右,而我在那时已经超过了3个小时。

  那个时刻,我感到一丝悲哀。如果我还年轻,那么我会说那个时候我受到了触动。我问自己:如果我比我十几岁的女儿更沉迷于智能手机,那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家长?谁会听从这样堕落的人的管教?

  当我和Sophie分享这一发现时,她笑着回答说:“你真的在手机上比我花了更多时间吗?”

  所以在这周剩下的时间里,我一直督促自己打败她。我开始使用浏览器登录Twitter并在每次使用之后退出登录(不会收到消息推送)。我不再查看我的银行账户,并告诫自己天降横财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感觉就像在Fitbit上与朋友竞争,看谁每天能够达成更多的步数这里唯一的区别是,我试图通过做得更少来赢得胜利。

  我星期五全天仅在手机上花费了1小时51分钟。这一天Sophie花费了3小时17分钟。我挥舞拳头喊道:“苏菲,你现在怎么办?”

  我第三周的平均每日使用时间最终定格在了3小时36分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独立日和整个周末,我总共花了8个小时开车期间我使用手机查看Google地图。这似乎不应该算在我的屏幕时间上,因为我的眼睛大多数时间注意着路况。

  尽管如此,在Sophie每天平均将将超过3小时的使用时间面前,我也算输得名正言顺。

  我向Sophie询问本次实验结束后她感觉如何。她说,除了更专注于自己夏令营期间的作业和更好的睡眠之外,她没有感觉同过去有什么不同。

  “拥有手机却不能用,这很烦人。”她说,“不过,我认为这增加了我的好习惯。”

  她在最后还提出了另一个要求:“你能再帮我给Netflix加一个时间限制吗?”

  今日互动:你每天使用手机多长时间?你觉得这类手机“防沉迷”功能对你来说有用吗?

  叶子猪每日行业播报系叶子猪游戏网出品的资讯栏目,仅作于汇聚互联网游戏行业的每日资讯,如需查看文章出处可点击阅读原文。